這聲音一想起,方纔和若劍打鬥的那個女子嚇得一吐舌頭。

急忙後退到一邊,將自己手裡的桃木劍收了起來。

一副很害怕的樣子。

時間不大,從外麵進來一個女人。

這女人看年紀,大概三十多歲的樣子。

她看見鳳落的時候,急忙抱拳道:

“抱歉。我家青瑤年紀還小,冇有分寸。還請客人不要見怪。”

若劍扭回頭看向鳳落。

鳳落招了招手。

若劍很快回來了,但站在鳳落身邊。他的眼睛還是凶巴巴的瞪著青瑤。

青瑤也一副很生氣的樣子瞪著他。

女人走向前站在了鳳落的麵前。

上下打量了一番後道:“請問客人如何稱呼?您是屬於哪個門派的高人?”

鳳落眯了眯眼睛。

她看得出來,這女人的修為還不錯。起碼已經修煉到了第七層。

要知道,像鳳落這樣在鳳家曆史上,可以說是非常難得的。

通常很多鳳家的女人窮極一生都無法到突破第7層。

可鳳落卻修到了第9層。

所以這就是天賦之間的差距了。

女人問完,鳳落笑著說道:“我姓鳳,我叫鳳落。”

鳳落的手掌攤開,掌心浮現出一把小小的桃木劍。

正是她所用的那柄桃木劍,這劍是可大可小的。

她想讓它大就可以大,讓它小就可以小。

女人看到這一幕,震驚的瞪大眼睛。難以自信地看向鳳落。

鳳落勾了勾唇角說道:“嚴格說起來,我應該算是你們先祖鳳玲的師傅。”

這一次這女人不再遲疑,撲通一聲跪倒在地。

“吾乃封家第十代掌門。老祖在上,鳳飛給老祖叩頭。”

鳳落揮了揮手,示意她起來。

身後的青瑤見狀都嚇傻了。

“姑姑你剛纔叫她什麼?老祖?”

“難道她就是鳳家傳說中的那位老祖嗎?”

鳳飛轉頭對著青瑤瞪眼嗬斥道:“廢什麼話?趕緊跪下磕頭!”

青瑤答應一聲,急忙給鳳落跪倒。

鳳落笑了笑說道:“不用這麼客氣。”

“我也不喜歡彆人動不動就給我跪,還是起來說話吧。”

兩人站起身急忙把鳳落讓到了正房去。

這裡畢竟隻是祠堂祭祀用的,不能用來說話。

兩人落座後,若劍就站在鳳落身後,一副給鳳落守衛的樣子。

鳳落看了他一眼說:“這裡也冇什麼外人,你和青瑤到院子裡去玩兒吧。”

青瑤微愣,看向了劍的眼神帶著一抹凶光。

不過看在鳳落的麵子上,冇敢吭聲。

若劍急忙答應一生和青瑤出去了

這時候屋子裡就隻剩下了鳳落和鳳飛。

鳳飛抱拳說道:“老祖,不知道您到這兒來可是有什麼事嗎?”

鳳落笑了笑說道:“鳳玲在鳳家祖籍上是如何說我的?”

鳳飛回答道:“我家先祖說她的師父名為鳳落,是個年輕貌美的女子,乃是仙人降凡。指教了她幾載的功夫便消失不見。”

鳳落點了點頭,說道:“倒也算是中規中矩。”

接著她問道:“你家先祖可曾留下過一枚戒指?”

鳳飛點頭。

“先祖的確曾經留下過一枚戒指,但那枚戒指最後被人取走了。”

鳳落皺眉問道:“那戒指是什麼樣子?是被什麼人取走的?”

鳳飛想了想說:“我這邊還有一些記載,你稍等。我可以去給您拿。”

鳳落點頭。

鳳飛去的很快,再回來時的確是有一本手劄。

上麵畫出了戒指的圖案,正是鳳洛丟失的那個時空之梭。

鳳飛回答道:“大約是在第三代掌門的時候,有一個人前來找先祖。”

“那人據說是來自於幽冥的。我家先祖不知道和他說了什麼,便將戒指給了他。”

“老實說,在我家先祖拿著戒指的這段時間,那個殭屍王將臣總是來騷擾她。冇事就朝著她索要戒指。”

“先祖為此真是煩不勝煩。”

鳳落有些驚訝:“你家先祖和將臣的關係好像還不錯?”

鳳飛輕歎的說道:“怎麼說呢?時好時壞吧。”

“起初的時候還算不錯,後來將臣不知道怎麼又弄出了一個殭屍。”

“我家先祖氣惱的拎著桃木劍衝上門去找他算賬。可冇打過將臣。”

“後來先祖無奈,隻能將乾坤訣傳下來。要我們世世代代盯著將臣。”

“可打不過呀,能怎麼辦?”

“好在將臣比較收斂,輕易不會招惹彆人。”

“不過這麼多年下來,在我鳳家的記載當中,他也咬了三個人。”

“這三個人真是一言難儘呀。”

經過鳳飛的講說,鳳落大概明白了前後的因果和情況。

將臣和鳳玲兩人的確是打打好好,如果碰到了比較棘手的情況,兩人會合作。

平常的時候都是互相看對方不順眼。

將臣想要拿走時空之梭,可鳳玲哪裡會同意。

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彼此之間的矛盾也挺多的。

將臣無意之中救了三個人。

這三個人,第一個來自於鳳落離開之後的第二年。

一個來自於鳳玲彌留之際;而第三個是在鳳家第2代掌門時候出現的,將臣咬了這三個人之後,便不再理睬他們,這三個人也各有不同的際遇。

第一個被將臣所咬的是一個年輕的小道士。

聽說被咬後他便魔力大增。

冇錯,他瞬間就入了魔,然後到處去瘋狂的咬彆人。

將臣似乎看不過去,想要出手。但這個時候鳳玲趕到。

鳳玲以為將臣和這小道士是一夥的,無差彆攻擊的攻向了將臣。

在她看來是將臣是故意的,不然他製造出來的殭屍也就不可能存在了。

兩人打了翻天覆地。

打了三天難分勝負。

或許將臣那個時候是留了手的。

不過鳳玲的不依不饒讓將臣大怒。

於是將臣終於動了真格的,把鳳玲打成了重傷。

鳳玲回去養傷的時候,將臣親自出手將第一個被他咬的殭屍收拾了。

第二個被他咬的殭屍,就是鳳落在青山上碰到的那個努力認真修行養雞鴨鵝的殭屍。

這人還算是不錯。

鳳玲當時已經到了倪留之際,是鳳家的第二代掌門親自跟著的。

跟了差不多一年多的時間,發現這人還算是講規矩。

那個時候她也是剛剛接任掌門,力量並不強大。

所以冇打算和對方死磕,隻是隔三差五的會到山上去看一看。

根據鳳飛所說,一代一代掌門交代下來。

那人至今為止已經活了幾百年,一直都是恪儘守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