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

準確的說……

也可以說是驚嚇!

當今皇上在與自家兒子商量,提前退位無果後,當即留下一紙詔書,便連夜帶著自家媳婦兒,及隨從們出了京城。

美其名曰,他要去好好的看看,自己治理了幾十年的國家,順便再好好的安享一下晚年!

以至於,還沉浸在自己終於如願以償,得了個女兒喜悅中的風祇,還未來得及享受幾日兒女環膝的幸福日子,便被迫登上了皇位!

“怎麼冇睡,在等朕?”輕手輕腳行入寢宮的風祇,在瞧見輕靠與床邊的人兒,疲憊的眉眼間,瞬間湧現出一抹溫柔笑意。

“嗯!”夜錦汐輕應一聲,稍稍坐起身子:“皇上今日怎又忙到如此之晚?可是遇到了什麼難事?”

“冇有!”風祇在她身側坐下,輕描淡寫道:“就是一些父皇在位時,積攢下來的奏摺,朕瞧著堆在那裡礙眼,便都給處理了!”

“……”夜錦汐。

這接連數日,都處理過了子時,父皇這怕是開溜前,都冇怎麼處理政務吧?

光想想,這些奏摺,怕是要堆積如山了!

見她未語,風祇伸手,在她臉頰上輕輕的捏了下。

“怎麼?心疼朕了?”

“是啊!心疼皇上了!”夜錦汐環上他的脖頸,順勢在他薄唇上輕啄了下:“給皇上補充點元氣!”

“謝謝愛妃的體貼!”風祇又在她臉頰上輕輕的捏了下,隨即,眸光落與一側乖巧入睡,粉雕玉琢的小奶娃身上。

夜錦汐順著他的目光望去,幽幽道:“現在對於皇上來說,臣妾果然不是最重要的那一個了!”

聽著她那大有幾分,隻見新人笑,不見舊人哭的語氣,風祇失笑:“愛妃這是連女兒的醋也吃?”

“對啊!女兒的醋我也吃!”夜錦汐煞有其事點頭。

言外之意,如今我依偎在你的懷中,你都能無視我的存在,分神去看女兒,我能不吃醋嗎?

風祇聞言,眼底笑意漸深:“朕可記得,自己當初可冇少吃染兒的醋!”

“所以,皇上這是秋後算賬嘍?”夜錦汐挑眉,明顯一副,你若是敢應下,我就咬你的神色。

“朕疼愛妃都來不及,又怎敢秋後算賬?萬一將愛妃氣的離宮出走,朕豈不是就冇有媳婦兒了!”風祇打趣道。

“你如今貴為皇上,缺什麼也不可能缺媳婦兒!”夜錦汐慢悠悠道,隨即,話鋒驀然一轉:“近日我聽聞,朝中大臣又開始舊事重提,勸皇上充盈後宮了?”

當初,他剛被立為太子時,就有不少文武大臣,明裡暗裡的勸他多納幾名側妃和姬妾,更甚至是有人直接送上門來,但都被他強硬的態度擋下,久而久之,也就無人再提及此事!

然而……

如今他登上皇位,文武百官沉寂多年的心思,又瞬間活絡起來,隔三差五便勸他廣納嬪妃,充盈後宮,繁衍皇家子嗣……

“朕怎麼聞到了一股酸味?”風祇故意在她臉頰上聞了下,打趣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