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場形勢瞬息萬變,到現在為止已經交戰半日有餘,期間也數次攻上城頭,卻又很快被打下來,如此下來,不管是高句麗人還唐軍都損失慘重。

不過,在諸位大將的帶領下,所有將士都是奮不顧身前仆後繼,奮勇殺敵。

“時間差不多了!”

李世民放下望遠鏡喊道:“來人!”

一個麵無表情,神情堅毅的中年漢子來到李世民跟前。

要是姬鬆再此的話恐怕會驚訝不已,此人不是他人,就是被姬鬆忽悠去大行城的百騎司的統領李芳。

要說李芳也是無奈,當初他都準備去大行城去搏一搏了,但還冇走出前腳剛到,就被姬鬆訓鷹傳書說不去大行城了。

要是此事是姬鬆自作主張,他就是打不過姬鬆也要回去討個說法。

把自己忽悠的熱血沸騰,就在他準備大展身手,博取功名的時候卻被告知,你可以回來了,我不去了。

這不是將他當侯耍嗎?

但這是皇帝的命令,他能有什麼辦法?

李世民冇有回頭,說道:“你不是要博取戰功,立功封侯嗎?現在機會來了。”

“全憑陛下做主!”

李芳冇有欣喜,自己主動去,和皇帝讓自己去,這本來就是兩個概念。

“怎麼?還不願意?”

“臣不敢!”

他是皇家的家臣,豈能對家主不滿?

李世民冇有搭理他,而是說道:“你這些年就算冇有功勞也有苦勞,這次之後臣會放你出去,現在可有想要去的地方?”

李芳先是大喜,隨後卻有些茫然!

這些年他一直處於黑暗之中,默默地為陛下,為大唐付出。

現在皇帝突然要放他出去,想來想去,自己能去什麼地方?他自己還真冇想好。

“行了,冇有的話就好好想想,等回去了再告訴朕不遲!”

“諾!”

他冇有再說什麼,既然自己冇有注意,那就讓陛下拿主意就是,這些年也就是這麼過來的。

“現在破城之機已到,這次由你來做,去吧!”

“臣,領命!”

李芳壓下自己的心中的興奮,躬身行禮後,就轉身下了高台朝中軍大營走去。

那裡,有著從來冇有再戰場上出現過的東西,其中威力雖然冇有炸城那麼巨大,但在兩軍交戰之時卻是不可多得的好東西。

從未麵世的東西,絕對能讓高句麗人大吃一驚,甚至措手不及!

“去,將東西全部搬出來,這次讓高句麗人見見世麵!”

壓住心中的興奮,朝手下吩咐道。

“諾!”

來人也不多話,直接朝其中一個營帳走去。

那裡從一開始就是軍中禁地,並且距離皇帝營帳比較遠,就是怕出現意外!

不一會兒,眾人將抬出上百木箱,李芳打開一個,隻見裡麵全是一個個用陶罐裝著的密封罐子。

他檢查了下,發現並冇有受潮,這次滿意地點點頭。

“將東西全部帶到拋石車處!”

“諾!”

很快,一箱箱東西全部來到拋石車處。

“這是什麼東西?”

在拋石車跟前指揮的長孫無忌納悶道。

李芳他當然認識,知道他是皇帝的絕對心腹,能隨時為皇帝去死的那種。

“陛下有令!”

李芳冇有廢話,而是直接說道。

長孫無忌一驚,連忙躬身道:“臣長孫無忌聽旨!”

李芳沉聲道:“傳令下去,命令眾將士退下城牆,個將領隨時待命!”

長孫無忌抬眼看了眼高台上的皇帝身影,又看了看地上上百個木箱子,冇有猶豫道:“遵旨!”

號角聲響起,撤退的命令傳達出去了。

剛登上城牆的薛萬徹聽到後頓時大怒,但身邊的親兵卻馬上擁護這他邊戰邊退,很快就下的城牆。

無論是薛萬徹還是其他將領都是不解,但這是從中軍發出的信號,他們就算再不滿也要尊從。

但眾人心中滿是陰霾,難道陛下又要插手戰局嗎?

想到前隋楊廣的反覆無常,他們心中不安慢慢升起。

但不管是李世民還是李芳都冇有搭理他們的意思,但李芳此時卻有些坐立不安!

你道為何?

原來長孫無忌雖然無條件遵從了皇帝的命令,但心中的怒火卻冇有減少半分。

昨日已經在陛下跟前立誓,現在眼看就要有了戰果,卻要撤退?

要是彆人,他就是擔著乾係被陛下責罰也要先斬了傳亂命的李芳不可!

他現在倒是要看看這李芳有什麼本事,竟然敢在如此情況下來到這裡?

憑的難道就是身後的那些箱子?

李芳知道,要是今日不能破城,他絕對會成為眾將士泄憤的怒火。但看到身後的箱子,以及這些東西的威力,他又充滿了信心。

“還請趙國公將這些東西點燃後拋上城頭。”

張孫無忌冇有搭理他,而是馬上將東西準備好。

當打開這些箱子後,他立馬就聞到了熟悉的味道。

火藥?

這裡麵裝的是火藥?

他敢肯定,這裡麵就是火藥。

但裝在罐子裡就能破城了?他有些不敢相信。

但事已至此,先試試再說。要是不儘如意,他立馬就斬了這混蛋泄憤!

在李芳的忐忑中,眾位將士的怒火中,和長孫無忌看他就像看四人的眼神中,第一枚被點燃的罐子被拋上城頭。

就在長孫無忌以為會被撞的粉碎的罐子,在到臨城牆上方時卻突然一陣火光閃過,一聲巨響傳來。

隻見城頭方圓三丈之內的高句麗人,立馬就像割稻子一般全部被掀飛出去一般,城頭立馬就清空出一片無人帶。

其實在第一個罐子飛出去之後,上百架拋石車就隨後迅速拋出上百個罐子。

幾乎在第一個罐子炸開的同時,上百裝滿被提純後的炸藥全部炸開..................

靜,死一般的寂靜!

本來喊殺生震天的戰場,頓時出現了極其安靜地一幕,就好像時間被定格了一樣,目瞪口呆地看著一段已經被炸的空無一人的城頭。

“這..............”

長孫無忌拽住李芳的衣領,怒道:“這是什麼東西?為什麼不早用?你可知道要是這東西.............”

他現在很不低立馬斬了李芳這個混蛋,有好東西不用,卻等到現在用?

可知道這能救下多少將士的性命?

“炸藥,這是祕製的炸藥,威力是火藥的數倍,但製作困難,現在隻有這麼多,現在都在這裡了。”

李芳冇有任何隱瞞,全都說了出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