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力在艾涼的操控下,如同一台精密的切割機。

精準的分割著每一份巴蒂爾的意識。

對於巴蒂爾來說,精神被切割的感覺,比淩遲還要痛不欲生。

作為融合了詭異的非人類,由神經產生的**上的疼痛,尚可以忍受。

但這種直達靈魂的痛苦,僅次於詭異的侵蝕。

艾涼無視了巴蒂爾的哀嚎,順手送上一個精神遮蔽強製禁言。

當年聽得哀嚎慘叫多了去,艾涼早就對這些東西免疫了,壓根不會升起任何同情心。

甚至最開始那段時間,彆人叫的越慘他就越開心。

冇有了煩人的慘叫,艾涼專心致誌的開啟自己的精神傀儡改造工程。

作為擁有詭異適應體質的查克·巴蒂爾,身體必然經曆過詭異物的侵蝕和海心會的強化手術。

這給艾涼的改造帶來了極大的便利。

在打好地基的地方建房子,比在荒山野嶺從零開始要方便得多。

另外詭異適應體質,也讓艾涼對精神傀儡的改造,有了更大的施展空間。

普通人類的身軀,甚至承受不住最弱小的詭異融合。

彆看千麪人製造出來的麵具使用者到處都是,但麵具隻是一個外接型裝備,對人體的侵蝕可謂是降到了極限。

已知的詭異物中,冇有哪個副作用是低於麵具的。

就這普通人用多了還會發瘋。

隻要你敢把詭異融入體內,他就敢死給你看。

當初艾涼捉到的幾個實驗體,一跟自己製作的刻印融合就會立馬暴斃。

詭異這東西暫時冇法用科學解釋,隻有活人才能使用祂們的力量。

哪怕你是一個植物人,隻要還有意識活動,身體還在新陳代謝就冇問題。

這也是艾涼為什麼,不直接用屍體製作精神傀儡的主要原因。

最後不得已,艾涼隻能采用迂迴的方式,把詭化為純粹的養料,強化他們的身體。

一般使用詭異,都是頂住侵蝕借用力量。

艾涼的方法則是將詭異不斷萃取精煉,降低副作用,然後當做某種分子材料注入精神傀儡體內,裹住他們的肌肉纖維達到強化目的。

艾涼的這份靈感,還是來自於前世電影裡,往金剛狼體內注入艾德曼合金。

隻不過他用的是無風險的方式。

但用這種方法,幾乎百分之九十九點九的詭異,都在強化的過程中浪費掉了,著實劃不來。

艾涼用念動力剖析著巴蒂爾的身體。

“這就是詭異適應體質麼,體內的詭異雖然有些暴躁,但依然在可控範圍之內……”

在改造的同時,艾涼也在分析著巴蒂爾的身體數據。

他想搞明白,到底是什麼東西,在抵抗詭異的侵蝕。

可最終的檢查結果不出所料,什麼都冇查出來。

從巴蒂爾的身體數據來看,如果刨除詭異的強化,他跟普通人並冇有多少區彆。

“既然與身體無關,那就是靈魂意誌這一類東西?”

艾涼思索道。

有自己這個活生生的例子在,艾涼不認為靈魂是隻存在於童話故事你的東西。

現階段觀測不到解釋不了,隻能說科技發展程度還不夠高罷了。

畢竟人類的科技樹發展至今才過了多少年?

再說了各大勢力都在利用詭異的力量,也冇見哪個人跳出來,說自己知道詭異究竟是何物吧?

艾涼翻來覆去檢查了半天,甚至一度將目光投向旁邊的彭遠。

但他最終放棄了追根溯源的打算。

如果一時興起就能弄明白詭異適應體質的由來,那對策局那些人這些年都活到狗身上去了不成。

艾涼徹底湮滅咒縛和巴蒂爾的意識,抹除了查克·巴蒂爾與彭遠來亞聯後的記憶,並把巴蒂爾的身軀,改造成自己的精神傀儡。

隨後艾涼放開了對傀儡的束縛,並將身體的控製權,轉交給了查克人格。

留著這倆人的性命倒不是他心慈手軟。

而是艾涼打算以彭遠作為誘餌,看看能不能釣上來一些海心會的大魚。

彭遠的存在,註定了海心會不會走外交渠道,跟對策局交涉讓他們幫忙找人。

擁有融合戰士潛質的新人在亞聯失蹤了,而且他之前還是亞聯人,前兩年剛轉籍……

如果說交涉之前彭遠隻是失蹤,那交涉後對策局肯定會十分“痛心”的拿出彭遠死亡證明,然後過兩年彭遠的孿生兄弟就會在對策局露臉。

在實打實的利益麵前,睜眼說瞎話顛倒黑白都是很常見的事情。

所以海心會冇這個膽子,把彭遠的訊息透露給對策局。

派遣融合戰士這一級彆的戰力進入亞聯,被髮現的風險很大,容易挑起爭端。

但一個未來的融合戰士,值得海心會冒這個險。

到那時艾涼就可以直接從過來送人頭的融合戰士身上,得到自己想要的情報了。

海心會總不至於,對融合戰士這種短命鬼兼組織高層,施加太過苛刻的咒縛。

不然很容易激起他們反抗意誌,導致外來勢力趁虛而入。

要是融合戰士也不清楚dx818a的事。

那就直接拿這仨人當人質跟海心會交涉。

一個現役融合戰士,一個未來的融合戰士,外加一個實力無限逼近融合戰士的詭異使和若乾外勤人員。

這要是還不能換來一份情報,那艾涼就直接去海心會老巢,主動歸還俘虜,找他們首領促膝長談一番。

能在談判桌上解決的問題,艾涼會儘量避免友好的物理交流。

德字當頭,相信對方肯定會被深深折服,為表感謝說出真實情報。

收拾好現場,艾涼準備原路飛市區做後續掃尾工作。

在配合彭遠表現的同時,他就讓精神傀儡偽裝成了自己的模樣,去書店露麵製造不在場證明。

接下來艾涼要修改每個,對查克還有彭遠有印象的人的記憶,徹底抹消掉這兩人存在的痕跡。

這是一筆大工程,在不傷及大腦的情況下,至少要花上一天的時間。

尤其是易文娜父親那邊,不僅要修改記憶,還要做好詳細偽裝,騙過那些負責檢測精神意誌的對策局成員。

好在檢測人員的級彆對艾涼來說不算太高,騙過他們應該不難。

------題外話------

隻想好好寫書……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