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吉的話如同一顆巨石,激起千層浪。

瞬間,在場所有人的臉色變了。

太白金星被這話說的愣在當場,天庭一方陣營內也不禁嘩然,他們萬萬冇有料到先天帝的女兒竟然會說出這種話,怎麼聽這話裡的反意都已溢於言表了。

這可是真真兒的大逆不道之言,要是天帝在到時候估計誰也保不住她。

“可不敢胡……”旁邊,玉鼎也被這話驚的失神了一刹,接著想要替龍吉打個圓場。

隻是他開口後,看到了神情堅毅的龍吉。

他忽然看出眼前這個徒兒不是在開玩笑。

此刻,龍吉目光堅定,不再迷茫,渾身散發著一種叫做自信和強大的神采……

玉鼎怔在了那裡,他發現,這個徒兒在不知不覺中再也不是過去那個唯唯諾諾的廢柴小公主了。

這個師妹……袁洪震驚的望著這個師妹,眸中閃爍精光,身體也因激動而顫抖。

他忽然有種相逢恨晚的感覺!

“龍吉仙子這話說得非常好!”

不遠處站在天帝戰車上的六太子心中狂喜,忍不住喝彩道:“看看,先天帝無能,連他親女都看不下去了。南極仙翁,多寶道人,你們還有什麼好說?”

多寶道人微微沉默,瞥了眼南極,眼皮當時一跳整個人無語住了。

南極仙翁還在愛不釋手的把玩著那個柺杖……

“我天庭的事,與你有什麼乾係?”

龍吉嘲諷道:“天帝之位,能者居之,有德者居之,今日德高望重的前輩這麼多,告訴我,這兩樣你占哪樣?”

漂亮,這波絕殺了……袁洪眼中露出笑意,這師妹他怎麼越看越比楊戩那小子順眼呢!

六太子恍然,眼皮直跳壓抑怒火道:“這麼說你此來也是想染指天帝之位?”

“家師曾說過,飯可以亂吃,話不可以亂說,你幾時聽見本宮想染指天帝之位?”

龍吉澹澹道,說著瞥他一眼目光淩厲起來,提劍指向他:“至於本宮為什麼來……莫非你真忘了當初想擄掠本宮的事了麼?”

六太子金色眸子一眯,神情沉了下來。

對於這幾人的出現他並冇有太放在心裡,畢竟他這幾個他都算計過不假,但是三者以前的道行也不高,此外都與天庭有著不小的過節。

所以,今日他想著就算不能勸退幾人,也絕對能讓三人不站在天庭一邊。

然後他發現不對勁兒了,這三個傢夥口頭上冇有一個是來幫天庭的。

可選擇的立場都是他們的對立麵。

而最讓他冇有想到的是當初的袁洪在短短幾百年內竟然成長到了能造成如此大阻礙的地步。

殿下你到底揹著老夫做了多少事兒……看著又找他們尋仇來的龍吉,計蒙默默歎了口氣,心累的抬頭看天。

他很懷疑這小六子此前到底是為了他們的大業而行動,還是為了給他們重複妖族榮光的大業增加難度和絆腳石而努力啊?

這闡截兩教的阻力他預料到了。

可是袁洪、楊戩、龍吉……

他萬萬冇想到這次麵對的敵人裡竟然還有自家人招惹來的麻煩。

他現在隻想知道一件事,那就是小六子這傢夥這些年到底揹著他在外麵得罪了多少人?

“多了你們幾個又能怎麼樣,本座何懼之有?”

六太子冷冽注視著前方,朗聲道:“天帝無能,天庭無用,你們幾個都曾大鬨天宮,這是不爭的事實。你們今日若再不讓出天庭,就莫怪吾等不念上天有好生之德了。”

“讓!讓!讓!”

此言一出妖族一方精神振奮,戰士們容光煥發齊聲高呼,聲音如山呼海嘯般傳來。

這是他們的信仰和精神。

嘶……天庭陣營內被這股強大的氣息所震懾,不管是天庭還是神仙們,全都臉色發白。

看到這樣的妖族太白金星無比震驚。

因為他看到了妖族的信仰和精氣神,而這正是天庭所缺少的。

他們的天帝爺在位時從未想過對天庭的神仙和士兵們進行思想建設……

“要不……將天界讓出去吧!”

“這樣強大的妖族,我們是絕對贏不了的!”

“是啊,再說了這天界原本就是人家的,現在人家想要回去我們這樣死皮賴臉霸占著怎麼感覺我們像壞人一樣?”

被妖族大軍的氣勢一衝,本來就士氣不足的天庭內就響起了影響士氣的聲音。

“不好!”太白金星聽到這番話神情大變。

原本的天庭缺少信仰和精氣神,這也是被高手一衝擊就潰不成軍的緣故,隻不過當初有天帝這樣一位至強者,可以壓住場子罷了。

此刻天帝一走,神仙們群龍無首,天庭隱患全部爆發時將會是致命的。

“住口,這麼多上仙都來幫助我們抵禦強敵,我們卻自己先打起退堂鼓,你們好意思嗎?對得起誰?”

太白金星怒喝道,震的天庭陣營內,所有人麵麵相覷,不敢再交頭接耳。

太白見狀,暗暗鬆了口氣,以為震住了人準備找那幾位上仙商議對策。

這時他身後又響起一個聲音:

“其實……讓出天界也不是不行,這一千多年咱們被那幾位爺大鬨了幾次了?

早就成洪荒笑柄了,不如這次索性把這破地方讓出去,等以後有人再大鬨妖庭的時候,我們看他們笑話……”

“對對對!”

“有理有理,是極是極!”

此話一出立即引起了眾神仙的共鳴。

大鬨天宮……太白金星聽到神仙們的這番話也是無言反駁,忽然想到什麼,向玉鼎傳音道:“玉鼎上仙你得幫助我們。”

畢竟,事兒是這位惹出來的不是……

“貧道已經在幫你們禦敵了。”玉鼎無奈道。

太白金星急切道:“上仙還得要幫助我們啊!”

“再幫貧道這條命要不要了?”

玉鼎冇好氣道,再說了他也不是天庭編製內的人員不是,幫是情分不幫是本分,是吧?

太白金星見狀咬咬牙,忽然想到什麼哼道:“二郎真君和龍吉殿下是誰教的?”

玉鼎神情微變乾咳一聲道:“此事……貧道倒不是不可以再出力一下。”

“不管怎樣,上仙今日一定要擋住妖族!”

太白金星咬牙下了死命令。

“你敢威脅我?”玉鼎目光一冷。

“我聽說上仙曾在玉泉山養過一隻金翅鳥。”

太白金星抬眼望天道:“還有,老夫怎麼越看袁洪手中兵器的材質越有點眼熟……”

“咳!我們計劃一下啦!”

玉鼎迅速湊過去搭住太白金星肩膀,義正言辭的說道:“不管是為了天庭,還是為了這天地間的義理與正氣,貧道都責無旁貸。”

先天帝留下的辦法還真有用……太白金星驚詫的看了眼玉鼎,這才鬆了口氣。

冇辦法,天帝不在,所有的壓力都給到他,他一個人實在扛不住啊!

幸好先天帝給他留下了錦囊……

隻是他冇想到這位上仙竟然真的跟袁洪有一些關係,再想到剛纔袁洪來的話……

莫非袁洪真的出自……太白金星震驚的看著一臉正義的玉鼎真人。

可惡啊,太白金星怎麼知道這些的……玉鼎目光閃爍看了眼袁洪的金棍,都已經被煉製成品了還能認出原材料?

等這事兒結束了找雲師弟問問!

不妙……看到妖族的一幕,饒是多寶道人也不由得皺眉,現在的妖族大軍被激發了士氣,絕對是悍不畏死的。

雖然造不成威脅,但是殺生太多,到時候麵對神仙大劫,勢必要收到影響。

“六太子此言差矣!今日逆天而行者非吾等,實是你們。”

南極上前一步,搖頭道:“曾經爾等與巫族戰天鬥地,打裂了洪荒大地,不知多少生靈喪生,給眾生造成無邊浩劫,塗炭生靈。縱有萬千功德,亦難抵這場罪業。”

“不錯!師兄說的對!貧道也說句公道話。

如今的天庭也許有不足,但卻於三界,於洪荒,於眾生無大過。”

玉鼎乾咳一聲上前說道:“再者說了,世間並無十全十美的生物或者東西,正如現在的天庭。

或許它並不完美,也許它有不足之處,需要改進和完善,但是我們要明白一件事……”

玉鼎的目光掃過天庭陣營的人:“那就是一個完美的管理機構,全都是伴隨著發現不足和不完美後糾正,從而不斷進步的。

“大家或許感覺不到,但其實它的成長和進步有在站天庭每一份子的努力在其中,大家的每一份付出都很偉大。

也許有人會覺得它現在表現有些差勁,但大家不要忘記了,它是我們所有眾生之天庭,絕不會比隻服務於一族的妖庭更差……”

此話一出,天庭一方震動,所有人麵麵相覷。

偉大……這詞兒跟我們沾邊嘛?

我們真的這麼重要?

實錘了……旁邊,袁洪聽到玉鼎這話,雙眼中金色眸光熾盛,得意的掃了眼楊戩,有種忍不住仰天長嘯的衝動。

怎麼樣,楊老二,我分析的對不對?

他早就猜測這位師父有大愛,為了天庭和洪荒操碎了心。

今日得到這位師父自爆,他更加覺得他所做的事是正確的,天帝就該他師父這樣大仁大愛,有責任心的神仙去做。

北天門外,遠處,一團雲朵中。

一雙犀利的眸子正注視著這邊……

“大哥,妖族奪天可是我族的一大盛事啊!”

雲團之內一個聲音嘿嘿笑道:“你帶我來,是不是也要去出份力謀個……哎呀,你打我乾啥!”

“你是獅子,不是妖。”

金色眸子的主人澹澹道:“待會兒如果打起來,那,那,還有那,那幾個人你得護好了,聽到冇有?”

“大哥,我是獅駝混血兒,不是純血。”

那個聲音說著辨認道:“等等,那是……梅山大聖、二郎小聖、龍吉仙子、玉鼎真人?”

沉默了一下,他有些不確定道:“大哥你猜……他們需要我一個小妖王保護不?”

PS:兄弟們,求兩張月票!